爵士女歌手雪莉(Shirley)【白红蓝专辑】

fb雪莉

雪莉(Shirley),是一位在美国出生长大的华裔女孩,祖籍上海。很多像她这样在国外出生长大的华裔青少年,满口流利的外语,却完全不谙中文,但雪莉最难得的一点是她的中文说得和英文一样好,发音准确,吐字流利,单听她说中文,没有人会相信她是个“abc”(对在国外出生长大的青少年的时髦称谓)。雪莉的中文是从小在父母的教育下学会的,她虽然在美国出生长大,但仍然保留了一颗中国心。也正因为这一点,她具备了将东西方两种文化一爵士乐完全结合起来的特质。

和大多数爵士歌手必经之路相似,雪莉在与爱必希公司签约之前,是美国爵士酒吧的驻唱歌手,多年的演唱让她积累了丰富的舞台表演经验,演唱技巧也日益磨炼成熟。她与爱必希公司合作录制的三张个人专辑,向我们展现了她的不俗唱功和潜质。

雪莉的最大优势在于,她从小同时受到东、西两种文化的熏陶,因此她对爵士乐的理解和技巧的运用非常地道貌岸然和熟练,有和美国爵士乐手一样与生俱来的敏锐触觉,同时她又能准确把握将中文流行曲变为爵士演唱应有的“度”。

一样的月光皎洁如洗,伊人孑影独上西楼,任那南屏晚钟声声回响,低头暗自思量,不能忘怀似水流年……

听这张唱片,也是体味一种情境,悠悠淡然如白日清梦。 简简单单的D型9呎钢琴,婉约点染,幽幽即兴。简简单单的低音提琴,弹拨如风,弦动嗡吟。简简单单的鼓,抑扬随意,开阖自如。还有简简单单的吉他抑或色士风,小号加上弱音器,暗藏杀死人的冲动与温柔。fb雪莉 不简单的,只有这个孤旅天涯的女子,和她这把独一无二的嗓子。如久藏的白铜一般泛射着迷人的哑色光泽,像宽厚的缎缦一样凸显出滞手的质感,令人击节的“声音的艺术”,古道典雅的气质,还有深不见底的“情” —— 这样的歌者,多年未遇。 前世今生呵前世今生。 男与女,聚首在相思河畔,相对无语凝噎,默默传递不了情……

既然是白日梦,她歌唱的时候,我就臆想自己是她的爱人儿吧!让我伸出手,穿过她长长的黑发… 魂萦旧梦海上花。你呵你,今宵多珍重。 情到深处时,语言往往会成为苍白的矫饰。语言不足以担荷她的全部信任。语言不能让她看清自己的前世今生。她已厌倦所有用语言堆砌的道理和以抽象建立的逻辑。所以她选择放弃。她只想和自己梦想的音乐在一起,以淡然的旋律、简洁的和声与梦一样的节奏来询问自己。正像一位诗人说过的:语言终止,音乐开始。 我闭口。而她的歌,已经开始……

雪莉(Shirley),是一位在美国出生长大的华裔女孩,祖籍上海。很多像她这样在国外出生长大的华裔青少年,满口流利的外语,却完全不谙中文,但雪莉最难得的一点是她的中文说得和英文一样好,发音准确,吐字流利,单听她说中文,没有人会相信她是个“abc”(对在国外出生长大的青少年的时髦称谓)。雪莉的中文是从小在父母的教育下学会的,她虽然在美国出生长大,但仍然保留了一颗中国心。也正因为这一点,她具备了将东西方两种文化一爵士乐完全结合起来的特质。

和大多数爵士歌手必经之路相似,雪莉在与爱必希公司签约之前,是美国爵士酒吧的驻唱歌手,多年的演唱让她积累了丰富的舞台表演经验,演唱技巧也日益磨炼成熟。她与爱必希公司合作录制的三张个人专辑,向我们展现了她的不俗唱功和潜质。

雪莉的最大优势在于,她从小同时受到东、西两种文化的熏陶,因此她对爵士乐的理解和技巧的运用非常地道貌岸然和熟练,有和美国爵士乐手一样与生俱来的敏锐触觉,同时她又能准确把握将中文流行曲变为爵士演唱应有的“度”。

《红》、《蓝》、白3张专辑共收录了41首歌曲,曲目包括爵士乐传统Standard标准曲和改编自中英文流行歌曲、拉丁经典、世界各国优秀民谣的爵士翻唱曲,针对不同乐曲分别用中文、英文、日文、西班牙文、印尼文等多种语言演唱,表现了雪莉宽广的歌路与适应能力。雪莉的伴奏乐团是以钢琴、贝司、鼓常规节奏组爵士乐三重奏为基础,添加吉他、弦乐、萨克斯风以及少量电子乐而成,参与演奏的主要乐手,都是来自美国的职业爵士乐手,如钢琴手Bob Mocarsky,贝司手Donalb Jackson和鼓手Greg Chako等。

第一次听到ABC(爱必希)这个唱片牌子时,觉得很可疑:这抑或是美国广播公司(ABC)旗下的唱片品牌?如果是来自国内,那是不是专给孩子们录英语有声读物的呢?后来终于有缘认识该公司的负责人徐先生,他很有诚意地推荐给小弟两张ABC新出的爵士录音,并郑重说明:这是国内唱片公司出的第一批SACD。

其实如今SACD并不是什么稀奇东西,只要谁愿意,都可以找国外的厂家去压片生产。事实上,现在唱片公司都争着打“技术牌”,很多录音的高科技被滥用,一些内容很烂的东西,过一过HDCD、XRCD或SACD,竟可以“发烧”名义卖出高价钱。君不见,连一些盗版片都用上了HDCD呢,实足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伎俩。所以,是不是真正的好东西还得看里面的东西是否有料:音乐是不是有特色,制作是不是有份量,其余免谈。

当我听过这两张样片,竟然有些不敢相信,不相信这真的是国内唱片公司做的唱片。ABC看来不简单。

以这张《红》为例,可说是笔者听过的,中国人演录的最棒的一张Jazz Standards唱片。我不知道ABC为什么没有在唱片内页中详细介绍这位叫Shirley(雪莉),这位拥有慵懒性感嗓音的歌手是何许人?身在何方?怎么找到她的?为什么她的英文歌唱得那么够味道,而中文又那么字正腔圆?最重要的是,她何以能把握到爵士乐在小酒馆中那种特有的“烟雾感”?要知道,这种撩人的感觉可不是什么人装腔作势能模仿到的,那是一种很自由的,几乎与生俱有的东西,非长年熏陶不成。

在这张唱片中,Shirley用她那似乎融入血液的爵士感觉演绎了多首中国怀旧老歌:“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情人的眼泪”、“橄榄树”等等,将那种繁华落尽、纸醉金迷的意境拿捏得很到位,没有一丝一毫的造作,唱功实在令人敬佩。其实,类似“老歌翻爵士”的唱片以前发烧友并不陌生,蔡琴的两张《金片子》就是前鉴。但毫无疑问,论演绎,论爵士味道的地道,蔡琴的确是被这名不见经传的女歌手比下去了。此外,编曲和伴奏这也是笔者听过的同类录音中最精彩的,最有气氛的。尤其是钢琴和贝斯手的表现,常常有很出彩的炫技但毫不过火。一查,ABC请的是两个老外乐手,难怪感觉“正”极了。

录音基本上没有什么味精,也没有那种让人听“口水声”的sharp度,但歌手口型和乐器比例算得上精确,空间感的控制也称得上自然,乐器的实体感和质感都很上乘。唯一有些不如意的,是唱片的盒封和内页,制作粗了一些,设计也纷乱了一些,再精美一些,完成度高点,就真的和国外高级唱片没有距离了。但,这一点不妨碍笔者对ABC另两张《蓝》和《白》的期待。

雪莉的《红》《白》,这是国内近期炒的很热的爵士女歌手shirley,国语、粤语、英语、日语样样唱的有模有样,感觉爵士味唱的比蔡琴地道,但是音色则不如蔡温暖。

爵士女歌手雪莉(Shirley),是一位在美国家出生长大的华裔女孩,祖籍上海。很多像她这样在国外出生长大的华裔青少年,满口流利的外语,却完全不谙中文,但雪莉最难得的一点是她的中文说得和英文一样好,发音准确,吐字流利,单听她说中文,没有人会相信她是个”A B C“。对在国外出生长大,但仍然保留了一颗中国心,也正因为这这一点,她具备了将东西方两种文化与爵士乐完全结合起来的特质。 多年的美国爵士酒吧的驻唱歌手让她积累了丰富的舞台表演经验,演唱技巧也日益磨练成熟。雪莉的这3张个人专辑分别命名为《红》、《蓝》、《白》,向我们展现了她的不俗唱功的潜质。

雪莉的最大优势在于,她从小同时受到东、西两种文化的熏陶,因此她对爵士乐的理解和技巧的?#092;用非常地道和熟练,有和美国爵士乐手一样与生俱来的敏锐触觉,同时她又能准确把握将中文流行曲变为爵士演唱应有的“度”。毫无疑问,雪莉是一位会让中国爵士乐迷感到兴奋并关注的华裔歌手。《红》、《蓝》、《白》这三张唱片,其音乐价值之高已经远远超过传统国产音乐制作的平均水准。

她轻轻扳一扳麦克风,微微叹一叹气。 叹得我一阵心悸。灯光渐次熄灭。不灭的是她晶莹的眸子,如同黑夜天幕上缀着的孤孑星辰。开始轻歌湷饽钣朴疲p摇款摆。听她吐气如兰,听她风情独立,听她拿得起放不下的前世与今生。她痴了。我?醉了,醉了。为她殷红如醇酽的声音。 没有人能料知未来。所以,喜欢用谱纸讲述乞丐与荡妇故事的George Gershwin不可能知道今天会有一个生活在他曾经生活过的大陆上的东方女子来唱他的Summer Time,当然也不知道这个平凡至极的女子血脉里也会深深浸润着一种叫做爵士的东西。女子的爵士里浓缩着她的前世今生。 如今真有数不尽的各色人等在以爵士为时髦幌子拿肉麻当有趣,而他们嘴上猥亵着和手上玩弄着的诸般声响呢?已经不见,哪怕是一丁点–百年爵士那不能逃避的孤独、冲动与悲伤。

现在的世界也愈来愈技术,技术得连只可意会的爵士也被粗暴地分析剥离,装在各式各样的器皿里,被人十二分理性地研究成几何图形一般的人名和歌名。只可惜爵士呵爵士,点点风流韵致,种种温暖情怀,都被雨打风吹去。 而这个陌生的女子,以沧桑得令我惊讶的声腔,和深沉得波澜不惊的情感,挽救了我的绝望。也许,在她浓得化不开的前世今生里,也折射着爵士的今生前世?该谢谢她。在物欲横流的世间,她为自己珍存了人的尊严与情愫,为爵士保留了不屈的荣光,也给我指点了未来的依稀方向······ 歌已罢。她也醉了。灯光渐次燃亮。她的脸颊上泛起了潮红,闪亮的眸子里,也有点点迷离在幽幽升起。手指摩了摩麦克风,就像亲近一只盛满乾红的血色高杯。意兴阑珊。仿佛去意徊徨。 借助于冰冷的机器,关上灯,我再听她的歌声。她真是已经把自己融成了爵士,抑扬张弛声声慢唱,或细嫰润滑如同单簧管,或宽厚粗砺像极了色士风。怎一个妙字了得? 依稀仿佛,我见到一只血色的蝴蝶在翩跹飞舞。薄翅扑腾,扇落漫天殷红的音符,在星空下,纷纷扬扬。

灯光渐次熄灭。不灭的是她晶莹的眸子,如同黑夜天幕上缀着的孤孑星辰。开始轻歌浅唱,意念悠悠,轻摇款摆。

听她吐气如兰,听她风情独立,听她拿得起放不下的前世与今生。她痴了。我?醉了,醉了。为她殷红如醇酽的声音。 没有人能料知未来。所以,喜欢用谱纸讲述“乞丐与荡妇”故事的George Gershwin不可能知道今天会有一个生活在他曾经生活过的大陆上的东方女子来唱他的Summer Time,当然也不知道这个平凡至极的女子血脉里也会深深浸润着一种叫做“爵士”的东西。女子的爵士里浓缩着她的前世今生。

如今真有数不尽的各色人等在以爵士为时髦幌子拿肉麻当有趣,而他们嘴上猥亵着和手上玩弄着的诸般声响呢?已经不见,哪怕是一丁点——百年爵士那不能逃避的孤独、冲动与悲伤。现在的世界也愈来愈技术,技术得连只可意会的爵士也被粗暴地分析剥离,装在各式各样的器皿里,被人十二分理性地研究成几何图形一般的人名和歌名。只可惜爵士呵爵士,点点风流韵致,种种温暖情怀,都被雨打风吹去。

而这个陌生的女子,以沧桑得令我惊讶的声腔,和深沉得波澜不惊的情感,挽救了我的绝望。也许,在她浓得化不开的前世今生里,也折射着爵士的今生前世?该谢谢她。在物欲横流的世间,她为自己珍存了人的尊严与情愫,为爵士保留了不屈的荣光,也给我指点了未来的依稀方向······

歌已罢。她也醉了。灯光渐次燃亮。她的脸颊上泛起了潮红,闪亮的眸子里,也有点点迷离在幽幽升起。手指摩了摩麦克风,就像亲近一只盛满乾红的血色高杯。意兴阑珊。仿佛去意徊徨。

借助于冰冷的机器,关上灯,我再听她的歌声。她真是已经把自己融成了爵士,抑扬张弛声声慢唱,或细嫩润滑如同单簧管,或宽厚粗砺像极了色士风。怎一个“妙”字了得? 依稀仿佛,我见到一只血色的蝴蝶在翩跹飞舞。薄翅扑腾,扇落漫天殷红的音符,在星空下,纷纷扬扬。

听这张唱片,也是体味一种情境,悠悠淡然如白日清梦。 简简单单的D型9呎钢琴,婉约点染,幽幽即兴。简简单单的低音提琴,弹拨如风,弦动嗡吟。简简单单的鼓,抑扬随意,开阖自如。还有简简单单的吉他抑或色士风,小号加上弱音器,暗藏杀死人的冲动与温柔。 不简单的,只有这个孤旅天涯的女子,和她这把独一无二的嗓子。如久藏的白铜一般泛射着迷人的哑色光泽,像宽厚的缎缦一样凸显出滞手的质感,令人击节的声音的艺术,古道典雅的气质,还有深不见底的情 — 这样的歌者,您我多年未遇。

由日本VICTOR所研发之K2雷射定位录音技术,是一种新颖的方法,能消除杂言及任何可能在CD唱盘之雷射光学读取器产生的差异。这样的专业技术使得原音得以忠实再现。本产品是由JVC以K2母带制作工程师JVC Noda s Room野田浩司。

admi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