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进四强起死回生?但就算夺冠又怎么样?

今天凌晨,梅西领衔的阿根廷队以2-0战胜委内瑞拉,杀进美洲杯四强。潘帕斯雄鹰将在半决赛中对阵巴西队,如果能战胜桑巴军团再进一步,想必很多球迷一定会认为,低开高走的阿根廷将有很大概率在这项杯赛上逆风翻盘,捧起最终的奖杯。

即便梅西带领这支“扶不起的雄鹰”成功加冕,满足了自己在国家队的一番夙愿,那又能怎么样呢?

在阿根廷和巴拉圭的第二场小组赛之后,一位知名的媒体人在微博上和球迷朋友谈论比赛时,有些半开玩笑地说道:“阿根廷现在的问题绝不是运气不好,不信你不用谷歌能把这场比赛阿根廷的首发都认出来?”

所以,当劳塔罗·马丁内斯在今天凌晨用一个神奇的脚后跟破门再次为阿根廷首开纪录时,很多人都在惊叹阿根廷终于觅得良将。殊不知,这位国米前锋其实才为阿根廷出场了9次,而他已经是世界杯之后阿根廷的最佳射手。

与前几年相比,这可能是阿根廷能够选出的最弱大赛名单,在这次美洲杯之前,阿根廷23人除去梅西,阿圭罗,迪马利亚和奥塔门迪这四位老将之外,剩下的19人里面,出场最多的居然是28岁的比利亚雷亚尔后卫冯斯-莫里,国家队出场26场。而被认为是未来阿根廷领军人物的迪巴拉,出场20场;中场三杰洛切尔索,帕雷德斯和德保罗,则分别是13场,12场和5场——这些数字大多数还是在2018年世界杯之后,并且是随着马斯切拉诺,伊瓜因,巴内加这些老将们淡出国家队,才慢慢“刷出来”的。

以至于阿根廷主帅,那个因为骑自行车被撞而被马拉多纳嘲讽为“应该参加摩托车世界杯“的斯卡洛尼,在每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都会反复强调:“这支球队很年轻,希望大家给我们时间。”

事实就是如此,因为甚至就连斯卡洛尼本人,都是第一次作为主帅带领成年球队比赛:当他在去年8月份带领阿根廷U20在瓦伦西亚的lAlcudia杯上夺冠时,他得到的第一个消息不是来自足协的祝贺,而是让他和他的助手,另一位前阿根廷国脚艾马尔赶紧回国,准备接手世界杯之后的成年国家队。why?因为实在找不到人了!

2018年8月,接手阿根廷国家队的第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斯卡洛尼就十分坦诚地说道:“现在的阿根廷足球远离了顶级的行列,我们和真正的豪门是有差距的。”

这是2014年世界杯之后,第一次有阿根廷的主帅说出这样的话,此前无论是马蒂诺,鲍萨,桑保利,他们都有自己的底气——马蒂诺手中有着萨贝拉的世界杯亚军班底,鲍萨有着两次美洲杯亚军的班底,而桑保利,他自己就是美洲杯冠军。

只有斯卡洛尼,他什么都没有:以梅西为首的,被誉为黄金一代的球星们,绝大多数不是退出国家队,就是以各种理由选择暂时“休息一下”。但是,这恰好给了斯卡洛尼进行“改革”的机会。不过,斯卡洛尼的改革之路注定阴云密布,从接手的第一天起,他就被定性为“看守教练”,足协为他和艾马尔开出的合同只有3个月——9,10和11月的6场热身赛,之后,还能不能继续执教,谁来执教,没人给他们答案。

阿根廷国家队的改革终于在俄罗斯世界杯的头破血流之后缓缓上路了——这是一次注定迟到了4年的改革,从2014年到2018年,欧美的主要豪门,不是在调试阵容,就是在大规模换血,而只有阿根廷,还在因为足协开不出教练的薪水而朝令夕改。在每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斯卡洛尼不止一次地告诉记者:“现在阿根廷成绩不是最重要的,我们现在需要给年轻人们机会,如果不给他们机会,我们就没有人踢球了。”

所以,在斯卡洛尼的手下,萨拉维亚,弗伊特,坎内曼,帕拉西奥斯,萨拉乔这些从未代表阿根廷出场的新人披上了国家队的球衣;迪巴拉和伊卡尔迪,这两个已经年过25岁的超级前锋,终于取得了自己的国家队首球;14名与俄罗斯世界杯无缘的国家队边缘人,得到了参加美洲杯的机会;9名从未参加正式大赛的新人,在巴西体验了第一次为国争夺锦标的感觉。而阿根廷足协选择让斯卡洛尼继续执教的原因或许就在于此——无论有多大的阻力,都要把改革推进下去。下届世界杯,阿根廷不能没有人踢球。

当你说起阿根廷,你可以为这支球队的糟糕成绩找出各种各样似是而非,看上去很有道理但是很难说出所以然的理由。

阿根廷足协腐败吗?格隆多纳时代阿根廷足协当然丑闻不少,但是被认为是“先进”的西班牙足协,何尝没有经历过比拉尔家族几十年的独断专行——而讽刺的是,比拉尔一下台,西班牙国家队就在俄罗斯世界杯上被东道主打回家。

阿根廷足球落后吗?在拉美范围内,阿根廷联赛是水平最高的,超过了墨西哥和巴西联赛,南美范围内,阿根廷俱乐部最近5年3次问鼎冠军,4次进入决赛,去年河床和博卡更是包揽了冠亚军。

在足球全球化的背景下,缺乏赞助与流量的阿根廷联赛也不过是世界足球上游的原材料加工厂,阿根廷国家队在几个关键位置,比如中后卫,中前卫,边后卫上开始出现严重的断层便是这种现象的间接结果,而国家队更新换代不顺,更是让这种效应被无限放大。

所以,在今天这场比赛的赛前发布会上,一名阿根廷记者问斯卡洛尼:“为何踢个曾经根本不放在眼里的委内瑞拉,都这么人心惶惶了?”斯卡洛尼说道:“因为过去这些年,世界足球都在进步,而阿根廷国家队一直在停滞不前。”

1991年苏联这个庞然大物轰然解体时,叶利钦曾经向美国经济学家寻求帮助,曾经在玻利维亚和波兰成功用“休克疗法”完成经济转型的杰弗里-萨克森被请到克里姆林宫——所谓休克疗法,顾名思义就是政府放弃对市场价格的控制,并且暂停支付外债,以近乎“摆烂”的方式遏制资产外流和恶性通胀。但是这一次,萨克森和他的团队失败了,因为改革需要的外部援助并没有及时到来,反而等来的是美国与北约各盟国的全额催债。在这场改革中,经济学家被政治的冷酷无情玩弄于股掌之中,而俄罗斯则成为了牺牲品。

如今的斯卡洛尼,同样站在这样的一个路口:作为曾经的国脚,他有着为阿根廷完成复兴的梦想和激情,但是在这背后,多的是他无法触碰,无法左右,甚至无法察觉的力量——这些力量来自于阿根廷的媒体,来自于翻脸不认人的球迷,甚至是虚与委蛇的赞助商和各种官僚,掮客

在与哥伦比亚赛前,斯卡洛尼曾经开玩笑地说道:“如果能够赢得美洲杯,我就宣布退休。”但是很显然,即使赢得美洲杯,阿根廷就成功了吗?或者,如果下一轮输给巴西,斯卡洛尼就失败了吗?

何以论成功?或许我们未来再看也不迟,比如,2022年?那时候,梅西已经35岁了。

Author: admi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